365亚洲最新线路网址

新闻中心

公益项目

思源·空中课堂

365亚洲最新线路网址

扬帆计划

团善昌南

什么样的人适合做公益?

来源:慈讯网    2014-02-10

公益情怀:你得爱这个世界

界上所有的人都有公益梦,也有很多人偶然出手做过公益,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个世界上99%的人都不太可能成为公益行业的工作人员,只有很少的幸运儿有机会进入这个行业;这也意味着,留给每个人的公益机会并不多。

要成为公益行业工作人员,需要一点公益情怀。这公益情怀说起来很简单,就是要热爱这个世界,要会感动,要在热爱和感动之后,“迷失于热爱和感动”中,由此付出一些必然要付出的代价。而在付出代价时,欣欣然不觉得这代价是在付出,而是在通过排除某种人生冗余而获得了新的增益。

话说前面的话的意思是,你不仅仅要为世界上各种美好之事感动,你也要在触碰、遭遇各种痛苦、残忍之事时,要发心起意去提供一点点自身的能力。用最通俗的话说,你得有感觉,还要有行动。绝大部分的人都只会有感觉,但不会有行动,或者有偶然的行动,而无法有持续的行动。

公益情怀的内涵当然不仅仅包括这些。在我看来,公益情怀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品质就是“喜欢边缘”。边缘容易引发的一个词汇是“被社会边缘化”,其实这是一个误解,任何一个社会都有其边缘,任何一个社会都有适合或者说喜欢边缘的人。如果你是一个喜欢在主流社会、通俗社会里浸泡的人,那么你进入这个边缘部落一定会非常的不习惯。而如果你是一个天生不适合主流、通俗社会的人,那么,你可能最适合的地盘就是边缘。


自在心理:欣然于“中等收入”的生活

那些还没进入公益行业就认定公益行业“收入低”的人,显然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。公益行业收入当然不可能很高,但也不可能很低。

关于公益行业收入不可能高的原因,我曾经写过类似的文章,重复一下,大体是说,公益行业不像党委政府部门,不是一个占据、控制甚至掠夺资源的行业,因此,不可能像资源控制集团那样获得回扣、贿赂、提成、奖金、福利等各种不纯正不健康的收入。公益行业的人士对获得这些收益肯定是心抱鄙夷的。因此,不获得这些收入,恰恰是公益行业的立身之本。公益行业本身就是一个把所有的资源尽快公有化、公民化、公共化的行动,任何一次试图从中获得控制资源的收益的想法,都必然违背其基本从业规范。

公益行业的进取心体现在花钱能力上,而企业的进取心却体现在挣钱能力上。要让企业挣更多的钱,当然要给参与者提供最好的激励,而全世界的企业,目前最通俗的激励方式就是给钱,给各种各样的钱。而公益行业存在的动力是花钱,是拼尽一切力量把钱花得最好,最高尚,最让边缘、弱势者有所收益。在恨不得把自己的工资都花出去的行业,当然不可能给员工开具过高的工资,更不可能趁各种获得资助的机会,给员工发放提成、奖金之类“充满企业作派”的资金收益。

但公益行业又是一个行业,需要健康发展,当然要给从业者相对过得去的待遇。从中国当前状态来说,公益行业从业者一个当地工资水平中等偏上左右的工资,同时配备上相应的五险一金等通用的社会保障,比较符合公益行业的从业者要求。

但确实,除了基金会(国际基金会、国内私募基金会、企业基金会)的工资相对过得去,除了国际公益组织的工资相对过得去之外(有少数国际公益组织的工资水平还算颇高),有很大一部分国内公益组织确实忽略了从业者开具“中等偏上”的工资和福利。这是为什么呢?用最新一句时髦的话说,是“发放中等偏上工资的理论基础准备不足”。

有些公益组织不注重机构长远建设,一心只贪图维护现任领导人的利益,领导人可能缘自于相对小康以上的生活水平,其从公益机构领取的工资可能不高,但原单位、其单位可能给予的待遇不菲。然后其在本公益机构内又大量以报销“做事成本”的名义每月用各色发票兑换大笔的现金。如果这个领导人再不思进取,不利用自己的声望去持续筹资,那么,其机构必然就会经常陷入窘困,其职员就必然持续陷入低收入的怪圈。

更有些奇怪的公益组织领导人,居然声称“公益行业不需要职业工作者,只需要志愿者”,在她们的眼中,进入公益行业的人,天生就是不喜欢钱、不需要工资的人。这样的说法给他们尽情地违逆机构本性、率性发展提供了极好的理论基础,自然,也就给了这个机构的从业人员持续领取“志愿者津贴”做好最好的铺垫。

当然,社会也经常受一些怪异思想的蛊惑,不少捐赠人盲目追随“点到点的公益”,要求自己捐款的一分钱一定要一滴不漏地花到受益者身上。忘记了任何事业都需要成本,忘记了任何事业都需要职业工作者,忘记了职业工作者的成本都该摊入各项公益业务中。

但最重要的,还是公益机构自身的信念要坚实。如果一个公益机构出手的筹资项目书,居然连从业者“中等偏上的工资标准”都不敢放入,那么,这个公益机构也没有存在的价值,即使偶尔存在,也可能会在短期内消亡,把机会让给新生力量。


强大能力:穿透社会生态系统

一个人如果刚刚进入公益行业,有那么一小段时间拿自己的原有积蓄来做公益,是未尝不可的;但如果一个人终身只靠自己的积蓄来做公益,无论这个人的财富有多雄厚,都犯了一个最基本的病症:公益不公症。

任何公益事业,本性都是公。所谓的公,绝对不仅仅是目标面向公益受益群体,而是资源也来自于社会。所谓的“取之于公众,增持与导流之后,再用之于公众中最需要的群体”。说一个人懂得花钱,那么这个人一定要具备两个本领,一是知道把到账的钱花好,二是说服更多的人,把钱委托给他们来花用。

一个好的公益机构,完全是自信心爆棚的机构,他站在任何一个捐赠人或者潜在捐赠人面前,都有一个极好的气场,他完全能让对方相信,这个世界上,除了他,没有几个人能帮助捐赠人把钱花好。

理解了这一点,那么,基金会、捐赠人与公益机构的关系才可能进入不卑不亢、协同助成的境界。否则,站在资源面前,自己先矮上三分,这样的公益机构,不可能把钱花得非常的精致和典雅。

公益机构从业者不需要超常的能量,但确实需要一个基本的才能,就是对社会生态系统非常的熟悉。如果一个人连环保局与环卫集团都分不清楚,如果一个人连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的各司职责都搞不清,如果一个人连企业与政府的关系都断不明白,如果一个人把政府部门与事业单位都混为一谈,如果一个人连保安、城管、民警、交警之间的差异都不知道,如果一个人发现某个环保问题被水务局、环保局、林业局、农业局等部门互相推诿时就此罢休,那么,这样的人可能就不适合进入公益行业。

中国的社会生态系统中,确实存在着很多恶习。中国的官场原始森林,确实充满了各种迷雾和障碍,但不管怎么样,只要在社会上成了年,习了事,混搭上几年,对社会生态系统即使不是特别的通达,也至少知道个大概。知道了大概,那么,在从事某项具体的公益工作时,就能迅速地找到最精准得当的方法,把困难成功地推给应负责的政府,或者推给应负责的企业,或者推给应负责的法律。

公益行业当然不是人生避难所,更不是逃避社会求知的小闭关站。以不了解社会为荣的人,厌恶与社会各种资源体尤其是政府和企业、媒体打交道的人,不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公益人。我们可以在打交道时,以自己认定最健康纯洁理想高尚的方式、方法、理念、原则来进行,但拒绝与社会生态来往,等于就是加速让自己干涸和枯萎——那么你的公益信念,就是个虚假的信念。

由于公益行业处理的业务往往都有极其的边缘性,因此,要想把问题解决,需要携带、引导超能量的社会资源进入,需要对这些资源进行有效的调度、增持和引爆,才可能形成瞬间的突破。在此意义上说,穿透社会生态系统,进而对社会生态系统形成一定的引导和增持能力,是每个公益人士非常必要的才能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公益,甚至,只有极少数的人,才可能做公益。

从以上所有的说辞来看,不是你在选择公益行业,而是公益行业在选择你。在你认为公益行业没有资格成为你的人生选择时,公益行业可能更明确地宣布,你没有资格进入公益行业。在你挑剔这个行业的时候,你可能已经很强悍地显示出了你不适合这个行业的本相。

不适合就不适合,因为自有适合的人会出现。只要有大批的人涌入这个行业,只要进入这个行业的人大量地进行公益实践,这个行业自然会成型,一彪人马会永远在边缘上行走下去。

返 回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